• 2007-08-20

    去年的小说

    从大腿的肚兜里翻出来的一个小说,是去年有次座公车去沂南找老魏,老魏书有希望了,高兴,吃请。我在公车上无聊,瞎编了这个小说,后半部分的前半部分写的还不错,留着吧。

     

    《太阳照在猪腚上》

    早晨,猪醒来。猪习惯于太阳照在屁股上才醒来,可是今天没太阳,猪醒来的迟一些,时候不早了,猪想:“咋还不上饭呢哼哼~”“难道说?”猪转念又一想“喂猪的胖妞也习惯于太阳照在屁股上哼哼~”经过这么一反思,猪的内心涌起一股遇见红颜知己的幸福感。“没想到哼哼~相处这么久了哼哼~我才第一次了解你的内心哼哼~每天,你胖胖的来胖胖的去哼哼~我只看见粥,不看你的人哼哼~我真是瞎了这双猪眼哼哼~我亲爱的胖妞哼哼~不,请允许我称呼你胖儿哼哼~我亲爱的胖儿哼哼~你是我的馍!”
    过了一盆粥的时间,还是没有当当当开饭的声音传来。猪想:“亲爱的胖儿哼哼~不用那么铺张哼哼~简单点就成哼哼~你天天为我操碎了芳心哼哼~真是折杀小生也哼哼~”
    又过了一大盆粥的时间,还是没有胖胖扭扭的影子以及盆儿的影子。“噫!”猪想,“难道是我自作多情?”猪都忘了哼哼了。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咕咕噜,咕咕噜!”
    “谁在唱?”猪说,“这么难听!”
    “是我。”低下的一个声音说。
    “你是谁?”猪说。
    “我是胃。”胃说。
    “你怎么了?”猪说。
    “我受不了了!”胃说,“你快吧饭扔下来啊!”
    “没有饭!”猪气极败坏的说,“哼哼~”
    “没有饭那怎么成!”胃说,“我是一个胃啊,而且,我是一个猪胃!”
    “猪胃又怎么了?”猪说。
    “我操!”胃说,“猪胃猛于虎啊。你懂不懂这里头的厉害?没饭会出人命的!”
    “出人命也没饭!”猪说,“饭还没来呢哼哼~”
    “哦。”胃说,“原来如此,那也不能怪你。再等一等看吧。”
    过了一小会儿,胃又说:“往常不是这样子嘛!怎么搞得嘛?”
    “不知道!”猪说,“我还纳闷哪哼哼~”
    “哦。”胃说,“那就再忍一忍吧!”
    又过了一会儿,猪觉得肚子里有一把钳子在拧。
    “你在干什么呀!”猪说,“痛死我了哼哼~”
    “我在抽筋!”胃说。
    “我说!哼哼~哼哼~”猪咬着牙说,“你能不能再坚持一会儿啊!”
    “我坚持不住啊。”胃说,“要不,你下来试试?”
    猪找了块石头,放在肚子低下,他趴在石头上,把胃挤住,不让胃动弹。
    “你挤我干什么啊!”胃的鼻子都给挤歪了,哼哼唧唧的说,“你赶紧去催催饭啊!”
    “也对。”猪想,“我光在这里等管个屁用啊,我吼两嗓子哼哼~”
    猪爬起来,扯开嗓门,跟挨杀似的吼起来。十里八村的母猪都听见了,兴奋得竖起尾巴,战抖。可是胖妞一个咳嗽都没有。
    “没心没肺的东西哼哼~哼哼~我一大早就起床哼哼~敬职敬业地等着长哼哼~她却不把饭拿来哼哼~你也配养猪哼哼~侮辱了养猪事业哼哼~”
    “咱们自己出去找吧。”胃说,“不能坐以待毙啊。”
    “咋出去?”猪说,“关着门呢哼哼~”
    “你拱。”胃说,“你使劲地拱。”
    “哼哼~你倒挺会指使人。”猪说,“你怎么不去拱哼哼~”
    “那不是我的专业啊。”胃说,“你要不拱,我要痛了啊。”
    “我试试。”猪说。猪哼哼着去拱门,门不动弹。
    “拱不动啊哼哼~”猪说。
    “你使劲。”胃说。
    “我使劲了啊哼哼~”猪说。
    “再使。”胃说。
    “你说的轻巧。”猪说,“你来拱拱看哼哼~”
    “好吧。”胃说,“我替你加把劲。”说着胃在里头使劲地拧起来。猪痛得满猪圈里乱窜,最后,猪一头撞到门上,把门撞开了。
    “这不出来了。”胃说。
    “哼哼~哼哼~”猪说,“我操你妈!”

    猪在屋子里找到了面包和火腿,他左一口面包右一口火腿,突然觉得做神仙也不过如此。现在,胃已经消停下去。猪开始自我享受。他打开冰箱,取出一听啤酒,啪一声打开,泡沫喷了一鼻子。他咕咚喝了一口:“呀——口感真他妈好哼哼~哼哼~”
    他一连灌了三听啤酒,一个巨大的嗝蹦出来,打鼻子里溜走了,把猪舒服得流眼泪。猪想:“再来一听哼哼~”。
    猪朝冰箱走过去,但是,冰箱东躲西藏的,猪抓不到它,猪越使劲,冰箱越往后头退。后来,冰箱一下子倒下去,而地板从后头猛地升起来撞到猪的后脑勺上。猪躺在地板上,打起呼噜,睡着了。
    天擦黑的时候,猪被一个疯狂的尖叫的影子惊醒了。接着,灯打开了,猪看见胖妞的脸象一锅滚开的水一样动荡不安,她尖叫着:“天呐!我的老天呐!你这个畜生!”
    “她生气了哼哼~”猪想。
    胖妞向猪冲过来,她的鼻子快顶到猪的鼻子了。
    “我出去之前,应该先宰了你这个畜生!”胖妞吼。
    “她有口臭哼哼~”猪想。
    “给我滚出去!”胖妞指着门说。
    “走就走哼哼~你这里我还呆不习惯呢哼哼~”猪甩着小尾巴朝门口走去。
    “给我回来!”胖妞说。
    “咋?这么快就变卦了哼哼~”猪想。
    “就这么走了太便宜你了。”胖妞说,“你给我坐下!”
    猪坐下了,胖妞拉了个椅子在猪对面坐下。猪担心地想:“她一脑门子火哎哼哼~”
    “不就一顿饭么。”胖妞戳着猪头说,“一顿饭不吃能死啊!”
    “挨饿的感觉还不如死了呢哼哼~”猪想。
    “我平时好吃好喝地养着你。”胖妞继续说,“几时慢待过你啊?一顿饭没吃着你就给我唱这么一出!”
    “都是那该死的胃啊哼哼~”猪想。
    “你这么肥了,我都不舍得宰你。”胖妞说,“我把你当成一头有品格的猪,我从来不用肉来衡量一头猪。”
    “哎哟歪!”猪想,“这是尊重猪的人格啊哼哼~太感动了啊哼哼~咱们来呱唧一下吧哼哼~”
    猪举起前腿呱唧呱唧。
    “不许呱唧!”胖妞说,“你跟大腿一路德行!”
    猪把前腿放下,乖乖的样子。
    “我不图你的财,我不图你的物。”胖妞数落着说,“我就图个将心比心,这一点我都得不到!”
    “亲爱的胖儿哼哼~”猪想,“你是世界上最丰满最善良的姑娘哼哼~你对我这么好哼哼~我没法报答哼哼~等来生哼哼~我不做猪也不做人哼哼~我做一头驴给你骑哼哼~我要你夹紧我哼哼~我载你逛庙会哼哼~我载你看花灯哼哼~”
    “想人家的时候,口口声声:我亲爱的胖儿你是我的馍!”胖妞说,“不想人家的时候,把人家一边儿晾,说什么忙啊忙。”
    “哎哟歪!”猪惊讶地想,“不可思议哎!”
    “死大腿!该死的大腿!”胖妞说,“人家等了一天都不给人家呱唧一个!”
    “啊呸!啊呸!哼哼~哼哼~”猪吐着唾沫朝门外跑,一跃窜进猪圈里。
    “哼哼~哼哼~”猪想,“睡吧,即使有晚饭也吃不下去了,恶心死了!”
    猪想,但愿明天一觉醒来,太阳照在猪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