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3

    三十五岁

    天才们在这个年纪已经夭折了,咱们还奋勇地活着,这是一件并不无耻的事情。人生是一座宝藏,令你着迷,令人人着迷。阿里巴巴跟强盗稍有区别,阿里巴巴比较伪善温和。
    这些天时晴时雨,晴的时候满地着火,走在空气里仿佛穿过火焰。下午,突然飞沙走石,风雨大作,楼宇间门窗乒乓作响,卖菜的小商贩在街上拼命逃窜。话说这一天下午,没有雨,去菜市场买菜去了,看见一位老太太守着最后一捆青菜充满感情地等待着,老北立刻奔过去把那捆青菜买了下来。“天色不早了,看见卖菜的小商贩所剩无几,赶紧都给买下来让人家回家吧。”一块五毛钱,老北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了。
    六月六,费县有一个庙会,跟龙王有关,我们去看。刚下过雨,满地泥泞,人潮汹涌,密集的脚趟在泥水里。小商贩们精神抖擞,甩开膀子卖。现在的小伙子很没意思,一个一个小周杰伦,一脸晦气,做失恋状。姑娘们却漂亮,健康,朝气蓬勃,揪小伙子们的耳朵。树林里有土戏台,安徽来的小剧团,看上去像是一个家庭剧团,只能唱小曲目,很寒碜,很艰苦。戏子是一个包含辛酸的称呼。中午的时候,各村的锣鼓队来了,这是这个庙会的特色,这一天周边都要派自己的锣鼓队来打一通。锣鼓喧天,泥腿子们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几乎把鼓擂破。拍完照片,从村子里撤出来,开始考虑是去吃羊呢?还是吃鸡?还是吃鱼?后来吃的是鸡。很烦在饭局中有人谈摄影。
    老小伙回来了,一身风油精的气味。这些天为老爷子病葬的事情累的不轻,终于脱身出来,松了一口气吧。一起出去吃烧烤,还有老王。老王还是那么能折腾,孤儿拍了三年了,照相机不行,又换了DV。吃饭的时候想了一个主意:出一个四不靠的题目让临沂各路摄影家拍一些照片,然后做一个展览,就能看出这个地区的摄影家头脑里的那个“摄影”了。这件事情交给老小伙去办,一个小时后明白过来了,老小伙对一个事件的热情也就持续一个小时,这件事只是想想罢了。老小伙回来上网给我们读他的blog,倒背如流。
    这天晚上很热很热,外面雷声滚滚。第二天要起早去看庙会,提前睡了。好些日子没跟老婆坏过了,忍不住坏了一回,坏得一身汗水。去洗手间冲洗,抬头看见镜子里赤条条的老北,披着汗水,老二跟警察一样竖得笔直,臂膊上血脉突张,双目闪射着钻石一样的光芒,从来没看见过这么的精神焕发。看来这厮还没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雪儿达娃 2008-07-23
    坚持病下去 2006-07-23

    评论

  • 回光返照吧?
    回复BNE说:
    你这人纯属道德问题!
    2007-07-30 22:58:44
  • 你Y就吹吧!:)
    回复朱子说:
    老朱你不服啊~~~哼哼
    2007-07-30 22:5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