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4

    趁蚊子来咬我的时候你把它打死

    从房间里找出一只蚊子并用最环保的方式将其消灭对我来说是一件大海捞针的事情,但是对我老婆来说并没有这么困难。关灯睡了,蚊子嘤嘤地飞到头上来,这时候她把灯打开,摸起眼镜来戴好,找到降落在床头上的那只蚊子,从容不迫地扬起手掌,一下子将其击毙。然后把眼镜放回原处,重新静静地躺下睡了。或者,在黑暗中她轻声对我说:“蚊子在咬我的腿,你开开灯把它打死。”我开了灯,果然看见老婆的小腿上有只蚊子正在刻苦地叮咬,我很紧张地扬起巴掌来,啪地一记,哼哼,竟然真的打死了。这简直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可是我老婆依然波澜不惊地睡着,就好像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似的。还有呢,有一天晚上,夜班前老婆要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临睡前她嘱咐我说:“等会儿蚊子来咬我的时候我喊你,你来把它打死。”
    我是个很烂情的人,喝酒吹牛,幻想着遥远的旅行,我却跟一个毫无情调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七八年了。老蔡曾经吓唬过我:“小心七年之痒!”不是也过来了么,没什么严重危机。去年是老蔡、老赵,先后离了。今年开始是老魏。昨天突然知道老韩也离了,那么儒雅的一个人,两口子看上去都是那种一辈子都不会冒火的人,说离也离了,想象不到。数据统计目前的离婚率是百分之二十,我的朋友里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了。真的担心,某一天我会不会被一个热爱浪漫的女人拐走呢?
    收拾房间是不是很辛苦?我对收拾房间没有热情,对这些工作我不了解,我想,如果我对收拾房间有兴趣的话,做那些工作也不会很辛苦吧。我看着老婆把自己的一生消耗在跟地板的搏斗中就会感到很沮丧,她拼命把地板维护得光洁如镜,却不能从中得到乐趣,我觉得这很愚蠢。她拼命地拖地板是因为肮脏的地板令她脾气暴躁,很多次了,这个被肮脏地板激怒的女人冲我吼,说我事事不过问,还得天天伺候着。她这话不假。她需要一个好男人来帮帮她家务,可我不是,我心思遥远,顾不得眼前。我们吵的很厉害的时候,会相互谩骂,哭。这时候我就想总有一天会离的,我实在容忍不了这么一个世俗的女人。可是想到她去跟另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生活,并且那个愚蠢的男人对她特别好,她终于把我忘记了,我会感到非常可怕,受不了。还是不要离吧。
    毕竟吵的时候少,平时生活还是很宁静的。她没什么欲望,没什么思想,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什么情调吧,没什么情操,也不高尚,一点都不符合我的精神理想。但是她很宁静,他也令我感到宁静。毛姆在那本《人性的枷锁》里写过两个世俗姑娘,她们头脑简单,都爱说:“无所谓。”我这里也有一个。
    能不能熬到那么一天呢?多年以后,夜晚宁静得如同睡眠,梧桐树宽大的叶子上一丝风都没有。屋子里老头儿卧在蒲席上,固执地一声不吭。老太太突然悉悉窣窣地爬起来,打开灯,一巴掌击毙了一只蚊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门里门外 2008-07-14

    评论

  • 丫们都比我年轻都比我懂啊
  • 许多痛苦是因为情绪 而许多情绪是偏见 老哥别多想

  • 对老婆要呵护吗.有情调没有情调在某写事情上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