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8

    趟水

    北京那边的包跟不上了,又跑去上海找,总不能断了小生意吧。从广通到城隍庙到新浦路乱找,第二天又去了个鸟国际箱包市场,还去了个23楼居室箱包公司,嘛都没有。上海人是不是对品质这两个字非常地嗤之以鼻呢?是不是在他们眼里只有农民才会在意这个东西?名牌加时尚哪怕是用烂纸糊起来都成,鸟上海!
    在新浦路过马路,绿灯亮起来,人潮哗一下塞满人行横道,到对面的时候,我看见一哥们儿把相机抵在肚子上,妈的,给他扫了!晚上,这哥们儿喝着点什么很有滋味的东西,趴在显示器上乐滋滋地浏览他的照片:一条湍急的潮流裹挟着一张张神色凝重的面孔涌过灰色的马路,那里头有我!
    在星光买了本本雅明的《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又厚又松软,美好得象块蛋糕,还没开封,我期待着它那油墨的芬芳扑鼻而来,可是到达车站的时候我发现我把它丢了,不是落在出租车上就是落在箱包公司了,一股凛冽的感觉从头顶一直袭击到脚跟,他们会面带怎样的表情奸污我的书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确实能有一万多种,但是用料那个烂真没得说,假名牌。
  • 一万多种可能都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