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11

    这几天闲着

    下午看了会儿书,睡着了,这几天闲得无所适从。戏班子的文字懒得弄,拼拼凑凑的东西,害人掉头发。老婆拨拉着我脑袋上的头发,说有谢顶的趋势,跟二十几岁那一头茂盛的乌发相比,如今的景色很是萧条。昨晚跟李驻军先生聊的时候,人家还说我是个大小伙子,说还能练武术,我想,如果晚上练的话,还有可能。我还在犯愁,如果我真去拍李先生的太极拳,人家一大早起来练武,你不能太阳照着屁股呼呼吧。说不定还得戒酒。

    fotoyard给的援助资金还剩下一小部分,但足够完成3月份的拍摄,这个月去河南吧,那里的历史灰烬厚,能出照片,这比在山东瞎蒙好的多。

    最近有点要进去的势头,因为接触到一些“文化”,想了解它们,免不了要进入它们,就有可能被感染,这样,你就不能以旁观者的眼光来看“现象”,你有可能去考虑本质啊意义啊这些糊涂东西,你就乱套了。摄影还是要通过“表象”来影射“本质”,哪怕所影射的“本质”是偏颇的,错误的,混乱的,但那是一种看,一种窥视,摄影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能陷入太深,应该是个旁观者,应该猜度,应该臆想,应该含混不清,但不能样样都是明白人,那不是摄影家,那是学者。

    大马说:我的照片,是我的遗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flickr行不行 2010-03-11

    评论

  • 还是去拍李驻军的吧,那是真正有东西的太极.架子正拳风好.
    回复凌志说:
    你也知道啊,李驻军果然大名鼎鼎:)
    2007-03-28 11:5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