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30

    不要在收藏上下功夫了,太严重了

    主题:收藏级图片的工艺标准、制作范例及色彩管理
    时间:2006年10月25日pm
    地点:艾维克大厦四层多功能厅
    主讲人:高磊&刘晓宁
    《中国摄影》杂志社现场文字整理 记者尤文虎

      高磊:大家好,我是高磊,今天跟大家主要交流一下关于收藏级数字影像输出的心得体会和我的一些看法。讲这个东西,我心里没有什么谱,因为会涉及到很多关于非常细节性的技术问题,要把这些技术性的问题讲明白比较困难,我尽量避免非常细节性的东西,尽量用很通俗的方式,目的是让大家能够听懂,能够听明白。如果在座的哪位先生或者小姐,对一些非常具体的技术感兴趣的话,在我讲的过程中的任何时刻可以打断我,提出来,因为我们讲的是一个流程,我就尽自己的能力给你做解答。

      我在讲这些的时候,在操作和输出图片时自己的感觉,并不是说这是唯一的感觉,并不是说我说得完全是对的,这里面存在跟大家一起商量,一起探讨,甚至于里面还有一些我自己还搞不明白的东西,但是我会尽自己的努力说下去。

      在开始之前问大家一个问题,不知道谁知道,为什么在欧洲最开始的时候,最早的照片都是椭圆形的?这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很多照片是用卡纸卡上去的,都是椭圆形的,这是为什么?你们看世界摄影史翻前几页的照片都是椭圆形的。再想一想我们今天的针孔相机、大画幅相机拍出来的照片不是椭圆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用银板拍摄的图片显影的时候对身体的伤害比较大,通常我们在银板上钻眼,用铁丝勾住底片进行显影,最后发现四个角有小孔。有些书籍上可以看到以前的老照片,有两个跟暗角正好相反,那个地方没有曝光,而且有两个小眼,那是为了勾铁丝的,这样照片装裱起来四个角就被遮住,所以必须用椭圆形。

      从银板法开始,摄影技术在一点点的向前延伸,在欧洲我们有很多种很传统制作图片的方式,有一部分至今还在使用,比如说今天是手刷铂金、手刷银盐的方式印照片,还有一些其他的工艺方式。但这种工艺传到国内,很少一部分人对传统的暗房或者传统的制作工艺感兴趣,他们自己寻找资料,在大专院校很少有这样专门的课程讲图片是怎么做出来的。今天有很多做图片的人,对影像地了解不是带有延续性的,这使得我们在拍摄图片的时候缺乏对作品最后展示形式的想象力,这是制约我们的困难。今天我们在讲到数字影像的时候,我们会回到从前去,因为我一直坚信一个道理,数字输出的图片,和传统银盐做的图片其实就是一会儿,根本不存在哪个比哪个厉害,或者说我只能用数字,我只能用银盐,我两者的差别是,在传统的暗房里不能抽烟,唱着歌,看报纸等。现在有了电脑以后这些都可以做,最终呈现在纸上的方式可以采用各自所需要的,有人喜欢用银盐可以用银盐,有人喜欢用美术纸就可以用美术纸,甚至于做接触印象就做接触印象,今天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完全可以做到。

      就像在今天吃饭的时候,你没有必要要求师傅是先盐,还是先放水,今天数字化的结果是把结果变得更人性化,更容易操作,它允许你犯错,这是唯一的不同点,数字影像可以允许你犯一万次的错,还可以改过来,最后拿出你认为最完美的一招。

      我记得在实验室里做一张黑白底片,把黑白底片印到我老师完全满意的程度,需要20多次,前面就丢掉了,数字可以告诉你你错了,你可以返回到从头再来过。这些东西是数字给我们的便利,而这种便利并不能完全取代银盐,因为我们在外面所展示的突变可以看到,数字的图片和银盐的图片做出来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可以数字的方式来实现。比如说有一张庄学本1934年拍摄的《少女的头像》,是手刷铂金的图片,用传统的工艺制作的,来自于一张用数字制作的底片,用直接接触映像的方式获得。

      我说了这么多,告诉大家的是,数字影像是你脑袋里所想到的一种工艺,这种工艺来自于传统,或者自己想象的工艺,用数字的方式最后实现它,而实现下来的成果可以是银盐的,可以是数字打印的。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抛弃一个概念,数字比银盐好,或者银盐一定强过数字。

      下面说一下,要把一张照片做到收藏级的话,我们需要做的几个关键级的步骤。第一,扫描,或者数字相机,两者是殊途同归,数字相机拍摄的时候只有用RAW的格式,这是你唯一的选择,这点百分之百坚持,你只有一种选择——RAW,无论你用很小的数字相机或者用单反的专业相机。

      银盐的扫描,底片的扫描也只有一种选择,滚筒扫描,也不要争平板行不行、电分行不行,只能用滚筒扫描。RAW拍摄的格式只是记录了光的亮度,我们拍摄一张彩色照片,通过数字的方式,记录的只是光,不在于其他的颜色,任何的颜色根本没有办法复原到与现实情况下完全一样的颜色,因为颜色在不同情况下是会变的,所有的颜色都是主观的,但是光是客观的。RAW的方式是用最大限度的利用机器的功能记录你所看到的光,这个光是黑白的,因为我们时区影像的感应器是色盲,是黑白的。后来我们怎样去获得颜色呢?制造数字相机的厂家想到一个办法,利用光可以通过对应各色滤镜的方式获得颜色,实际上很简单,每一种颜色在不同亮度之下都不一样。

      打一个比方,红色,我们拿一块红色的卡,在中午12点跑到外面,睁着眼睛看太阳两秒钟,然后看卡是白色的,同样一张卡,在暗房中把灯关掉,再看这张卡是黑色的,可是卡本身并没有变,变的是周围的环境,周围亮度在变,亮度使你所看到的和你所想表现的颜色发生了变化。所以,在拍摄数字的时候要用RAW,RAW是记录光最可行、最有利的方式。后面的纯粹是像数字的,会有一些滤镜,这个滤镜会测量通过光的强度,以此测定这个光是什么色值。

      彩色照片是把一个颜色定义到亮度的某一个位置,以获得颜色,WAR提供了这种记录的方式,把RAW转化成TIF的软件,放到原有的亮度上,在这种变化过程中间,可以把颜色任意的放到你想放到的位置上,可以变亮,也可以变暗,原本的红色会变成是平色,可以变成深红或者暗红色,都是手工可以调整的。

      我们看到现在欧洲很多的彩色照片好象淡淡的颜色,灰度非常的饱满,感觉像我们以前用的EPP胶片一样,感觉很好看,不会使印出来的照片灰的地方死灰,白的地方死白。

      说到扫描,为什么我坚持只能用滚筒扫描而不是电分?

      首先说一下,电子分色和滚筒扫描原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滚筒扫描是利用扫描仪识取银盐底片信息的能力,把银盐的信号转化为电信号,这是一个过程。扫描仪的功能只有一样,就是把胶片上记录的信息,完完全全一点不少的拿下来,没有别的事情可干,就是把你百分之百所有的信息拿下来,就干这一件事,不要指望扫描仪扫描出来的照片马上可以输出,这是不可能的。这时候涉及到一个更深的问题,如何才能把底片上的信息,完完全全没有损失的识取下来,怎么做?什么样的信息才叫完完全全没有损失的?这个颜色是完全全色域的方式,全色域是LAD色域,小一点的是RGB,如果用CMYK扫描的话,只能获取全本底片颜色60%-70%的颜色,其余的30%-40%的颜色就没有了,电子喷射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只能拾取三分之二多一点。

      第二步要获取银盐密度变化所有微小的信号,这时候需要用16比特,因为我们通常电脑是用8比特,这是什么概念?2的8次方,用数学定义把一个最亮的点,假设100,最暗的点假设是0,人工等分成255个格,这时候肉眼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灰阶从最亮到最暗,中间是有阶梯,是一个格一格的,这就是二的8次方带给我们显示灰度的能力。

      我们拍摄大画幅的朋友都知道,我们需要过渡非常顺滑,甚至应该出现像柔润感的灰的渐变,二的8次方是不可能给你带来这种效果的,有的朋友问,为什么我用二的8次方扫描的时候为什么看起来没有阶梯啊?因为真的在一张照片上空间不是均衡排的,是被打乱的,你的眼睛被欺骗了,有时候会发现,一个渐变过渡均匀的天空会出现彩虹一样的东西,那是因为你的信息不够,渐变的中间缺少一些信息,计算机没有办法无中生有,会出现像彩虹一样的断裂层,这种现象可以在2的16次方,经过16比特扫描在的方式下会彻底消失,就是把原来等长的那段灰,原本我们分了250级,现在把它分了1670多万级,才能真正实现一个灰的完完全全平缓过渡,会发现原本造成底片中间暗的一点东西没有的地方,居然出现像煤堆里面金子的闪闪光。

      我回国的时候,老家的一个摄影师他拍了安徽的民居,在天井向里面拍的时,中堂地下挂一个小篮子,挂的锈锈铁钩是根本在底片上看不出来的,我们居然能够通过16比特的扫描可以完完全全的识别出来,这个老先生说在这里拍的照片已经有十几年了,放过无数次,也得过奖,从来没有记得原来这个地方还有三根钩子,钩子上还挂了两片腊肉。甚至拿放大镜对着底片看,都看不到,但是这个信息确实在里面,而且在暗暗的发光。做过传统暗房的人都知道,你们所追求的高亮的地方影调和暗位的影调应该是什么样的,应该是暗暗的,但是有像金属光亮的暗位,像银粉一样,手如果是湿的,好象是可以粘下来的感觉,这是需要非常致密的银盐颗粒,要需要冲洗非常好的底片才有可能实现这样最终的视觉效果,我们通过扫描只有一个选择,16比特。前提还要用RGB,黑白的底片在扫描的时候滚筒、RGB、16比特,没有其他的选择。

      这次影像专家见面会有些朋友的照片是我在帮他们制作的,他们拿过来的光盘就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最后一次做的是杨延康的片子,他拿过来的照片让我帮他看,我看非常可惜,因为很多的细节已经丧失,没有办法做,花了很多的钱。电分是为了电子分色,是为了适合印刷机的版,我们现在不需要分色,不需要丢掉30%—40%的版去适合这台印刷机,换句话说,如果这样的话,完全可以从很多信息中拿出那一部分适合印刷机的资料交给它,我可以从多的信息里摘取需要的部分让你印刷,可是我不能从你印刷所获得的信息中用做我的输出,因为你缺少东西,我不能无中生有的多增加一些信息来适合我的输出。滚筒和电分是两个概念,滚筒是一种扫描方法,电子分色是对颜色进行符合CMRK印刷方案的色彩管理的方法。

      这里又要说了,滚筒扫描和平板扫描有什么区别呢?为什么一定是滚筒而不能选择平板呢?这个话听起来有点绝对,但是我还是坚持这种绝对。为什么呢?所有的胶片都不可能表面百分之百平的,它会拱,使它不拱的方式就要加一块玻璃,这样会产生牛顿环,这是很让人头痛的事儿。只有一家公司的产品做得非常好,他们把这些技术用作印刷方面,只有这种扫描仪才能够实现用平板方式进行扫描而排除牛顿环,但它的技术是保密的。这种扫描仪扫描对底片的对焦是用景深对焦的方式,如果把图片放大的时候,最后是模糊的。而滚筒扫描用的是点对点对焦,因为它把一个胶片弯曲的时候,只对曲面部分的一条线进行扫描,所以它的对焦是点对点的,它可以对银盐胶片的颗粒进行扫描,你可以看到每一个颗粒上的微小反差,集中放大的时候就不会出现模糊。

      所以,我一直坚持用滚筒扫描仪,用RGB的方式进行扫描,无论是彩色负片、彩色正片,还是黑白负片,16比特,RGB,用滚筒扫描仪,没有任何选择。现在我们已经做了第一步,如何获取数字信号,有相片拍摄的,有用滚筒扫描仪扫描的,获得了以后,这就是你原始的底片,获得以后,绝对不能在原来的底片上修复,覆盖原来的底片。我们经常扫描一个档案,给档案起一个名字,修划痕,调整一些反差,最后保存,保存以后把原来扫描的最原始的档案覆盖了,也就是说你毁掉了当时第一张原始底片,这时候应该另存为,因为那时候你在修脏,在调整反差,调整曲线的时候,你并不知道这张照片今后要印多大,这张照片今后是用什么设备去输出,这张照片今后是印在什么样的介质上,你心里无法预计到。所以,我们在修脏的时候采取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一张要印到1×1.5米的135的底片,你在修脏的时候,安全的状态是你把图片放大了400%,否则上面会出现脏点,如果放大到50×60,这时候可以按照200%的放大倍率修脏,修脏的时候千万不要用橡皮图章,这是在毁掉底片。它有两个工具,一个是“挽救”,是一个小棒,还有一个是“套圈”的工具。如果用这两个工具,图片放大了200%的时候,修脏的时间花的时间最长,我曾经花了一个星期把侯波的照片脏的地方修完,“毛主席在火车上办公”,花了一个星期。

      数字底片是否不需要修脏呢?也需要修脏,CCD上面也有脏点,每块CCD还有一个盲点,我们今后如果把数字相机拍摄的档案,要把它放大到巨大的时候,你会发现由于CCD从工厂出来的时候,有些地方是DEAD CCD,就是说这个地方是坏的,这时候如果放到极大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坏点出现,还有CCD表面的灰尘,也需要修脏。这时候也需要按照400%—200%进行修脏。

      我所见到所有修脏的人,有高手中的高手,是按照50%修脏的,因为那样不很快,基本上每一个小圈,这个小圈是很大的,乒乓球那么大,但是在底片上看到只有一点点,最后你会发现很多的细节就没了。修脏完了以后,这个档案再重新保存一次,123就变成了123—1,这表示你已经修好脏了。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时候你还不知道我下一张照片到底要放在什么纸上,用什么机器输出。即使艺术家告诉你我要用美术纸,打印多少尺寸,这也不能作为根本的标准,因为忽然有一天客户问艺术家说,我需要一张小一点的,或者说我需要改变介质的时候,那么你也就会马上发现,你有很多工作从头开始做起。第二步,你把作品已经修好脏了,档案是123—1了。

      接下来是调整反差,调整反差,调整亮度的时候,我们现在开始做的是色彩管理,就请我的好朋友,也是为数不多的对色彩管理非常精通的刘晓宁先生给我们讲讲如何做色彩管理。

      我们来做色彩管理的目的是要把屏幕上看到的作品和纸上看到的作品,让他们尽最大的可能两者一样,甚至于你可以做到屏幕上看到的作品到最后出来的作品是符合你的想象,你的想象是没有标准的,那么你就可以非常准确和精确的调整色彩管理不同的方案,通过各种技术的手段可以调整出来。一旦掌握了这种技术的话,像做艺术品复制、做高质量的输出和原色彩方面就会不成问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符号 2006-10-30
    堵死的网络 2006-10-30
    冒险精神 2005-10-30
    闷骚 2005-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