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0

    洗耳河的星空

    我们中午到达洗耳河,在枫叶山庄安顿下来。高老师是这边的老朋友了,所以吃饭的时候卫宏几次从厨房抽身过来敬酒。他平端着黑瓷碗,猛一仰头把酒喝尽,菜也不夹一口,说大家慢慢吃,他过会儿再来。在灵空山吃了一周的斋饭,已经很怀念酒肉的日子了,看见卫宏这么喝酒,我很兴奋。我明白他是个好酒的人,枫叶山庄来了客人,这更加给了他酒的兴致,他一而再地过来敬酒,也是因为他的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个绝妙的借口!好酒的人是一把琴,酒是抚琴的一把好手。

     

    太行山多页岩,很多地方的山里人就用页岩当瓦来盖房子,洗耳河一带的民居几乎清一色的石板瓦房,浅红色的房顶上晾着金黄色的玉米,很好看。而且,石板还可以做桌做凳。在枫叶山庄的最后那个晚上,因为喝醉了,我打碎了餐厅里的一张石桌。第二天早上卫宏和杜师傅抬着打碎的石板往外走,他看着我笑,露出一大口白牙,头天晚上他喝得走不回家。

    洗耳河有一个很肉麻的传说:据说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尧告诉许由要把天下让给他,许由听后愤怒地跑到深山里的一条河里去洗耳朵。有一个放牛的老头子叫巢父,看见许由行为怪异,就问原因,许由就把经过告诉了巢父,说自己是在洗掉尧的污言秽语。巢父闻听后,赶紧把牛牵到上游去饮水。是高士作秀的故事,给这条河留下了一个美丽的名字。但据记载说真正的洗耳河是在河南汝州,还是不要轻信河南人吧。我更相信这条隐蔽在太行山深处的峡谷中的已经断流的小河是那条真正的洗耳河,这阒寂的山谷更适合自命不凡的骚人在此做洋洋自得状。况且,这周边的村庄多因牛而名,牛栏村,牛居村,卜牛村。不管许由的故事是真是假,牛是真的。

    从洗耳河乘车大约半个小时,沿着山中的公路盘旋而上,到达板山,极目远眺,可以看见雄浑壮美的太行群山。

    枫叶山庄是一套清雅的四合院,主要接待来此地的写生者。院子里有两棵梨树,梨和树叶都已经落得差不多了。房子是由农家石板房重新修缮的,颇为精致,改造者很费了一番心思。主院后面跟着一进后院,农家特色,是厨房和餐厅的所在。餐厅里有一坛“老白汾”,晚饭的时候,我都会把酒坛子抱过来,一一给大家盛上酒。如果我不主动,大家就会呼呼啦啦把饭吃完,根本不提酒的事情。晚饭之后,画家们都到画室里用功,我酒意微醺,站在梨树底下,看见满天星斗,银河横贯而过。

    一个傻女人,打着手电,嘴里喊着谁的名字,在村头儿上找。她走过来,用手电在我脸上照。我说:“你找谁?”。他没理睬我,转身走了。

    坪上的空气有点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110 2011-11-10
    2009-11-10 2009-11-10

    评论

  • 看这张照片,才感觉到我们是宇宙中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