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07

    南岭上

    从晾山楂的老婆婆艰涩的口音里我听出这个小村子好像叫“南岭上”。

    因为感冒,又吃了药,我迷迷瞪瞪地走在山路上。一个在田里扛秫秸的老农站在路上,他看着我,说:“去呐里?”我说:“前面能看见峡谷么?”他说:“能。”然后,他看着我,又问:“打呐里来?我说:“山东。”他的脸上似乎浮现出“遥远”两个字,接下来,他似乎没有想好下面要问我的话,就扛着他的秫秸过去了。我继续往前走。走出不远,一转弯,我看见了南岭上。

    太行山巍峨的崖壁横绝在黛色的烟霭里,这惊心动魄的背景前,南岭上清新诙谐地展现在面前。这个小村子坐落在一个向上翘起的小山包上,七八栋房舍挤在一处,村旁的小神庙儿清晰可见,山包的顶端是一簇密密匝匝的松树,中间一株最为高大茂盛,象一把伞一样罩着这片可爱的方寸之地。如果拿一只画框望眼前一放,那就是一幅绝妙的画儿,一幅出人意料的儿童画。

    我沿着小土路走过村子,一位在房顶上晾山楂的老婆婆招呼我:“吃个红果吧!”我跟她招呼了几句,但是我听不明白她说啥,她也听不明白我说啥。我转到山包后面,不远处就是垂直而下的绝壁。就在几天前,我们到过底下的村子,在那里我仰望着那面高耸的绝壁暗自思忖:这么高的山崖,上面是不是从来没有人迹踏过呢?而现在我却站在这山崖的顶端,身旁就是这座叫做“南岭上”的小村庄。

    我绕回村子里,走到那位晾山楂的老婆婆的院子里,她的院子里种着两棵小苹果树,树上的叶子都已经落光了,红彤彤的小苹果挂满一树。老婆婆在房顶上看着苹果树招呼我说:“吃个红果吧!”我现在不知道她说的红果究竟是山楂还是苹果了,它们一样的红。我摘下一个红苹果咬了一口,是山里的涩。老婆婆要我再摘几个苹果。

    我从村子出来后,又遇见那个扛秫秸的老农,他拦住我,问:“你们那里有没有这个地方?”他蹲下来,捡起一块石子在地上写下“汁墨”两个字。我说:“是即墨吧?”他说:“是。”我说:“有。在青岛。”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像揭开了一个久远的迷,跟我道别后又去他的田里了。

    后来高老师跟我们讲,今天来万佛山天公并不作美,他之前曾经来过两次,都恰逢雨天,穿云而上,山下下雨,山上出太阳,大峡谷里满是云,那个小村子在云上面。我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幅梦幻般的景色:壮阔的太行大峡谷里,白皑皑的云雾把对岸的悬崖峭壁淹没掉大半,白云之上,南岭上端庄地坐落在一丛小松树下面。一位老农从云雾中走出来,看到一个从外地来的人,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衣袖上沾着云雾,在地上写下“汁墨”两个字,问:“你们那里有没有这个地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107 2011-11-07
    2009-11-07 2009-11-07
    疖子要熟了 2005-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