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4

    你为什么拍摄《大风》和《畜生》

    妖精出的题目,真够损的。

    上午在楼下屁眼儿朝天地拍花和苍蝇。我知道身后的大爷一直在犹豫着,他有一个问题,他想问一问我为什么要拍这些玩意儿。这种事早就习惯了,不怕他问,我有一句千篇一律的回答等着他:“拍着玩。”
    老家伙还没来得及问我,他刚刚露出缺牙冲我笑,准备搭讪,这时妖精来电话了,要我写一写“为什么拍《大风》和《畜生》”。
    “拍着玩”敷衍不过去了,我得一本正经地写一写。

    先说说《大风》
    在我眼里,人的生命中满是泥泞,人的一生是一个跋涉的过程,无论是为了前程还是摆脱困境还是图解放,总之人生是疲劳的。
    这还不够,人处在这个世界上,一直经受着各种冲击,来自社会东倒西歪的风向,尤其是咱们中国人,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顺风倒,风里泥里踉踉跄跄着,还踌躇满志的样子,坚忍得可笑,如果说中国人有信仰的话,那就是信仰风向。是不是很傻,风是虚空的呀。
    好像就是这些意思吧,拍照的时候经常会有意无意地流露出这种意思。《大风》就是从这种意思里选出来的一组,一组大杂烩感慨“大风画卷”,哈哈。

    再说说《畜生》
    05年我终于决定要自由,要过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挺难的,一下子找不准要拍什么,生活的压力很大,很茫然,带着相机盲目地走,大半年的时间基本上是浪费了。
    以前老魏送过我一部4A相机,我一直想尝试一下用这个相机来拍照,夏天的时候,我带着这个相机出去转,有一天我拍到一匹马,也许它是骡子,这个不重要,当我印出照片之后,我想,这是人啊!
    又有一天,老赵拉着我去拍荷花,我想,为什么我就不能拍荷花呢!我带着4A去了,我拍回来一条狗,一条简直是人的狗。这时候,我体会到4A的表现力了,一有机会跟朋友去乡下,我就带着4A,此后又拍了羊和鸡,渐渐地,我觉得“畜生”是一个题材,“畜生”这个词很牛鼻子,很暴烈,有叛逆色彩。可是畜生都没人来给它们拍照,还不如虫虫,那我就来拍畜生吧,用典雅端庄的6*6篇幅拍畜生的肖像,给它们以做人的尊严。
    这就是拍《畜生》的动机,这组照片还没拍完,还没有足够表现出我所理解的那种“畜生的命运”。还得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