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4

    女人、妓女和棍子

    近年来市面上小姐泛滥,由此导致心怀鬼胎的爷们儿看见衣着暴露的雌儿就认为那些肉是可以花钱买来耍的,白花花的肉啊,妈的,三十如狼的年纪,脆弱得跟瓶儿似的,盛满浪头的瓶儿。
    仲夏了,夜色初上,街头一片百花儿香的生机,暗香袭人啊,妈的,很有赏花之念,免了吧,孩子他爸。

    六月中了,该考虑平遥影展的事情了,老小伙儿还满世界乱跑,不上心这事儿,粗人啊,我先张罗着吧,别耽误了,不然晚长一岁啊,三十多了,一岁是很要紧的。
    问阿斗平遥的事,斗说别拿平遥当回事,我说这是仪式啊,睡过女人才真成年了。斗说也不能睡个妓女啊。妈的,开个封儿还要害一个良家妇女啊,妓女是干什么的啊,用途之一:给雏儿开封儿。斗还说这种事,女人只要一根棍子就解决了,然后又更正说妓女只要一根棍子就解决了。我有点搞不懂为什么女人不用棍子但妓女可以用棍子,可能我这个人已经道德沦丧得乌七八糟了,沦就沦吧,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06-14
    blog慢死 2006-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