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10

    六月六

    早晨出门的时候,天色变得一片昏黄,一楼的大妈望着天空说,要来雨了!老赵开始打退堂鼓,说还去不去呢?反正带着雨披呢,大不了呆在雨披里不出来,看雨。没准儿还能拍到那帮泥腿子雨中打鼓的暴爽镜头呢。我们骑摩托车跑了有一个小时才赶到,雨撒了一小阵儿,太阳竟然冒出来了,炙烤。庙会上打鼓的队伍已经开始陆续撤退了,跟这些庄稼汉相比,我们起这么一个大早也算不上勤劳了。
    赶庙会的人群拥塞在道路上,小商贩们混在泥泞里,南腔北调,这些被俗语称之为“赶四集”的小商小贩,满是外地人,居然聚集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山乡里,讨生活真的不容易。一个卖红带子的小伙子,因为我给他拍照,他塞给我一条红头带,印着“好人一生平安”这几个字,我心里暗暗好笑,正是这两天,我想了又想,已经断定自己不再有好人的指望了。但我还是收下了这条带子,我要带回家送给儿子。

    只有在河南的时候,才见识过什么叫做香火旺盛,今天又看到那番炙热的情景了,还有到处乱蹦的鞭炮,起一阵息一阵的锣鼓声。去年那个智障的胖子,又带着他智障的老婆来乞讨了,坐在泥里,用头捣地。我很怀疑他的智力是否真的低下,当然跟那位摆地摊儿卖开光佛像的和尚相比还是要略逊一筹的。玩赌博游戏的,还是占据在去年那片山坡上,今年有位掌柜口才极佳,水平不在东北二人转节目主持人之下,他的生意也就特别的好。
    姑娘们很美,小伙子们很帅,年轻很好,可以来庙会上搞对象。有家有口的也抱着携着,来庙会上吃吃喝喝,看看耍耍,再给神仙贿赂一份香火,心满意足,回了。

      

     

    分享到:

    评论

  • 看了好图后为图中人而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