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09

    塔公

    包车去塔公,开车的藏族小伙儿一比七,把我们一个团队人聊得无话可接。司机师傅突然问:你们这一车人怎么不说话呢?
    司机师傅聊一通唱一通,好嗓子却跑调,不是一般的跑,一跑进沟里的跑,有点对不住藏族人民能歌善舞的名气啊。师傅自称驾龄十几年,凡是地上能开的都能开。不过呢,师傅说:年纪越大,开车越慢。以前城里两千辆车,我最快。现在不行了,也就八十一百。师傅多大年纪啊?二十六。多大开始开车?十二岁。
    中午到塔公,师傅把车开进一户牧民的牧场里,说:在这里玩儿,骑马。藏族大叔牵来两匹马,大伙儿都兴高采烈地跑了去,我冷,躲在车里暖和。好久不见他们尽兴,后来有点太阳了,我从车里爬出来。老窦骑马兜回来,要我也骑一圈,藏族大叔也积极推销。我对这种娱乐不感兴趣,又转念一想:这次是出来玩的,何必装着一副B样儿呢。但是那个貌似翻译的四川姑娘跟她的西洋老太婆意犹未尽,还要再兜一圈儿。好吧让她们骑先。重庆的哥们儿在牧民帐篷里招呼:来尝尝手抓肉!我跟老窦跑了去,司机师傅正在切煮好的牦牛肉。尝了一块儿,相当不错!又要了一杯酥油茶,头一回喝这个,相当不错!往后不用担心藏区饮食了,于是倍增信心。
    牧民很忠厚,骑马不计量,一人二十元,藏族大叔终于按耐不住了,把那俩远远的婆娘喊回来。我跟重庆的哥们儿一人一匹,屁颠儿屁颠儿,晃晃悠悠,朝山坡上漫步而去。稍稍习惯了马背之后,十分享受。勒马回望,天空放晴,远处连绵的雪峰闪耀着银光,钻石一般刺破云霄,景色奇异。突然想起腿锅曾经大呼小叫骑着马看雪山如何如何。的确,你只是偷偷摸摸领略了一下此情此景,你都不好意思承认这是真实的,你很羞愧。
    回来路上,司机师傅跟大伙儿更熟了,聊得就更深入了。年轻的师傅讲他年轻时候的打打杀杀,听得大伙儿大气儿不敢吭。也别担心,都是往事了,师傅已经不是从前的大哥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酒馆 2008-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