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20

    相机的故事

    那几年壮怀激烈,四处拍照。一次从乡下坐车去县城,小公共仨俩五个地一会儿拣满了沿途的农民,后面上来的售票员从座位底下摸出几个马扎儿给加塞在过道里了。我掏出相机对着窗外拍沿途风景。小公共突然刹住,售票员对过道里那几个农民凶巴巴地说:起来,下去!就这么给轰下去了,搞得满车狐疑。汽车重新起步后售票员笑嘻嘻地过来跟我说:我们不超员。

    天津塘沽,坐车去郊外。天津的公车司机坎比北京的哥,大嘴巴子甩起来海侃。先寒碜一顿外地人没世面,之后锋头一转,再针砭本地人。这么一路坐过去倒是不寂寞。下车买票,2元。转一圈回来,坐后排,司机没注意到我。到站买票,4元,给了钱刚下车,司机喊:回来回来!怎么回事啊师傅?司机一幅死皮涎脸,说:你背个相机怎么一声不吭!我记错了,从你上车那地儿到这地儿2元,来,找你2元!

    这是相机赢了的,下面是输的。

    刚辞职那两个苦逼的年头,每天就是背个相机满街瞎撞,转悠最多的是长途车站那块。那时候卖那个著名的切糕的新疆人那片儿很多。这一天正拍照,远远地一个乌鲁木齐小伙儿指着我奔过来:你照上我了!你照上我了!我说这么大老远我怎么能照上你呢。他说不行,你得给我洗出来!我说我没办法给你洗出来!他指着旁边的彩扩社说去那里洗!我说我这是黑白胶卷他们洗不了!他就抓住我相机死活不撒手。我只好把胶卷扯出来给他。他拎着一条1米多长的胶卷直奔彩扩社去了。那么一车切糕啊,都不顾了!

    依然是长途车站。路边停辆警车,玻璃落着,警察在车里仰着睡。拍完一张想起卡帕老师的教导:照片不够好是因为离得不够近。趴到车窗上来了一张。警察睁眼俩指头招了招说:过来!身份证!哪单位的?拍我干嘛?毕恭毕敬地道歉,胶卷扯出来送上。

    我勒个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直在优化 2006-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