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21

    余秋雨、王兆山

     这两位,历史要记住,人民更要记住!

     

    《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作者 王兆山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

     

     

    《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作者:余秋雨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 是天灾,更是人祸;


      2、 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 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 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为此,我要含泪向这些请愿灾民作如下劝告——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怎么样?


      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前进 2008-06-21

    评论

  • 沙朗斯通:你们生在中国受苦,是上天对你们的惩罚. 余秋雨:与其在中国受苦,不如死去到天堂做菩萨. 王兆山:到地狱作鬼也比现在幸福. 司马南:生在没有普世价值的中国,死是最好的解脱. 方舟子:感谢地震专家没预报,你们才走出苦海.何作庥:谁让你们不幸生在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