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12

    夏天

     

    又接连烂饮了好几天,每一次都要在第二天中午刺目的阳光下抚着胃懊悔,但每当太阳再次隐没下去,电话响起,就又一次冲了出去,夜晚,酒和牛B,让人兴奋。幸亏没有姑娘。

    很长时间没拍照片了,不在拍照的情节里,找一个时间吧,放一个假,用夏天的光阴把橱子里那一小堆胶卷消耗掉,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比烂饮要美妙得多。

    还有书,那几本书还在等着去读,哪怕仅仅是用眼睛把它们扫描掉,也算了结了一些事。

    这个夏天宁静地等待在那里。

    分享到:

    评论

  • 扫黄来了
  • 抢个沙发坐坐……这么黄的居然没被截禁掉……吼吼……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