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12

    傻蛮的日子

    又洗了一个晚上的照片,拍呀拍,洗呀洗。腿妹说我这是蛮干,蛮干就蛮干嘛,还说人家傻,傻蛮,傻蛮听起来很带劲耶~

    老程、老卞,这俩贼脑子,倒卖字画买车呢。上网把电脑上坏了,只好打电话喊傻子去看。傻子趁空在故居里转悠,妈的,请了和尚了,书画、庙堂、坟墓、和尚,这回全了,文化大戏!

    一帮子和尚,不对,还有尼姑呢,僧尼混杂,敲木鱼唱经。唱经听起来教人心里很舒坦,呻吟,会唱经的人估计就不发牢骚了。

    影楼里那种摄影师,为啥都要港台口音呢?山东大舌头操港台口音听了很叫人节食。傻子忍着胃痛凑上去拍穿婚纱的情侣,摄影师立刻港台口音着跟傻子急了,还有他的助手,一个刚才笑盈盈MM,突然间脸又红又丑又严峻地制止说:不准拍!

    乡情!对,是乡情,那些桃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沙发的魔术 2009-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