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7

    时间

    只能挤出一点看手机报的时间来,每天上午九点或者十点,卧在床上看完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的手机报,体会一下阅读的快乐。何清涟的那两本书买来有些时间了,抽不出闲空来看。前几天跟老王去乡下拍照去了,其实没什么好拍的,就是躲一躲忙,带了那本《现代化的陷阱》,在看风景以及观桃花的间隙里,还有老王在夜里讲纪录片收口后,那本书居然被我看掉了半本。但这半本书也差点惹出祸来,就在半本书堆积在肚子里消化不良的几天里,恰逢一个饭局,酒酣之后迫不及待地吐泻那点新思想,说了些从来不说的政治的废话,骂了些长骂未衰的傻D的脏话,之后,举杯邀众傻D们一起干一杯。桌子上有位老黑社会,因为是有尊严的人,立刻勃然大怒,差一点就找来一个小弟兄把我给办了。
    春节后也跑了几个地方,仿佛很能随意支配时间似的,但每一次出去都感觉这种出逃对于家庭来说是可耻的,在家庭与自我实现之间矛盾重重,两面都未尽职责。走的那几个地方也是从此到彼,那速度伶俐得跟猴子一般,照片也没有拍到,居然还没有以前在家里拍的安稳。应该说,是乱了方寸了。
    刚才何适哥哥提供消息说新郑那条龙明天要搞祭拜炎黄的大典,要搞出2008条龙来,那虚妄的景象如同大幕拉开一般霍然呈现在眼前,差一点就直奔火车站去了,最终给了自己一个不要跟人家何适哥哥撞车的理由把自己拦住了。当前,安静一下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4、中原 2010-04-07
    飞来峰 2009-04-07
    歪头 2008-04-0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