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05

    1104

    三元里

     

    习惯了北方的疏朗,走在这样逼仄的里弄里,就会替他人担心:寄居在这种仅有一缕幽光的居室里,人的灵魂会不会沮丧,久了,会不会象指环王里的咕噜一样,仅剩得双目炯亮,而身体似蕨。再如果赶上雨季,湿气漫溢,又该依靠什么兴味来打发漫漫时光?但看上去状况并非如此,墙上墙下,犄角旮旯里,生活在时间中镌刻下来的痕迹,处处表现出一种兴味盎然、不依不饶的劲头儿。老话:环境是可以适应的。

     

     

    小洲村,一座被文革了一次,再镶嵌了瓷砖和不锈钢防盗门的“古村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11-05 2009-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