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4

    摄去了

    有很长,很长时间没拍照了,其实,不拍照也无所谓,无害无益的事情。只是自己觉得有些不妥,毕竟拿自己当摄影家了,摄影家就是要持续地摄,起码年轻的时候要常摄不衰才能混得下去,所以,就摄去了。

    乘公共汽车,先到蒙阴,又转乘到岱崮。蒙阴汽车站那一带的环境居然20十年不变,我十几岁的时候,骑一辆巨大的28自行车在这一带转悠过,那时候我在县城一个美术辅导班学习过一段时间的绘画,中午课修的时间我就在附近转,那些社会主义黄金时期的建筑蒙着一重暗绿色的革命色彩。我记得,那个时期它们就已经很陈旧了,满目尘土,有种老电影的味道。从公共汽车摇晃的窗户里望出去,供销社,宾馆,电力公司,披着暗淡的绿色和有年纪的尘埃竟一一健在着。尤其那座商场,现在依然镶嵌着茶色玻璃,但已经呈现着荒圮的气象了,很多年以前,它是这个县城的商业中心,我清晰地记得这个商场门前抓彩票的情景,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台彩色电视机,这部彩电描绘出梦幻般的生活图景,我的父母带领着我们,跟所有经过这里的人一样,曾驻足在这部彩电面前,头脑中绽放出朦胧的幻想。
    沿途经过一些站点,它们的名字象箭矢一样击中我的童年记忆,这些名字都是我在村子里的时候听说过的,在大人的口中提及,为我描述出一个个遥远的未知地域,其实它们距离我童年的村庄都不足十公里,我的童年曾经站立在村子上面的山顶上,在晴朗的天气里遥望着远处的山峦,幻想着世界的另一面。
    公车上一个小伙子瑟缩着给家里人打电话,要家里给他送棉衣和被子过去。我想象出他在家里居住的那间房屋,充满冬季冰冷的空气,他床上的被子又旧又凉,散发着谷仓陈旧的气味。

     到岱崮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跟QQ碰了头,计划着第二天去山上拍风景。晚上很冷,地上的水都结冰了,天空中有银色的月亮和星斗,两人庆幸赶上了好天气。第二天到山上看的时候,满地阴霾。只有瘴气,没有风景。
    下午,回家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12-04 2009-12-04

    评论

  • 没图。
  • 能不能不光白话,上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