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04

    腼腆

    腼腆很受罪。小的时候夹不住尿,又不好意思随处小便,往往是在奔向厕所的路上就裤筒里哗哗响了,即便跑得快,又因为裤带总系成疙瘩,等解开裤带水龙头也就剩那么几滴了,一条腿热乎乎的,一会儿又冰凉刺骨。每个冬季,我那条棉裤上散发岀来的气味可谓杀气腾腾。
    相比冬天,夏天要方便很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有一回我姑姑带着我去田里,一行还有另外几个和她一般大的女生。路上我闹肚子,沙丘上长不住树,没有遮挡,我憋着直到看见一条沟壑,便奋力狂奔。可能太奋力了,很悲摧,喷在裤子里了。结局就是我被扒光了按进水库里,洗裤子洗人。阳光很好,我姑姑把我的裤子晾在种满花生的沙丘上。我从水里爬出来,凉风习习,心情大爽,光着屁股在松软的沙丘上奔跑,全然忘记了那些女生们。
    在女生面前迎着风裸奔,跟无视身边的女生随便解裤子方便,有着质的不同。